东莞按摩兼职女|东莞沐足2019
中國直銷網 中國直銷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媒體報道>> 正文

疑似售假、涉嫌傳銷 貝貝網擴張發展惹質疑

發布: 2019-10-18 10:43:41    作者: 佚名   來源: 財經網  

  作為母嬰市場的角逐者之一,貝貝網一直春風得意,從2014年成立至今,先后獲得多個知名機構的風險投資。
  然而,當貝貝網以及貝店承諾售后卻毫無音訊、屢次被爆信息泄露、疑似售假、涉嫌傳銷等種種負面新聞紛至而來的時候,大眾看到的是其光鮮靚麗成績后存在的諸多問題。
 
  疑似售假  承諾售后卻了無音訊
  早前,財經網接到消費者陳小姐投訴稱,自己在貝貝網旗下的社交電商平臺貝店APP上花300多塊注冊成為了店主,因為在上面售賣東西會有一定的銷售收入,所以變成店主之后,陳小姐從自己名下的店鋪里購買了五瓶蘭蔻粉水。
  結果被在另一家貝店店鋪購買了同款蘭蔻粉水的朋友告知,該批次的粉水防偽碼輕輕一刮就掉,且用完后會出現過敏的現象,于是她們懷疑為假貨。
  此后,陳小姐與朋友經過屢次退貨,卻被貝店官方以“貨不對板”、“物品磨損”等為由拒絕。對此,陳小姐表示無法接受,她認為貝店方面是“有意推卸責任”。另外,由于不同的人退貨過去,所得到的拒收圖片為同一張,陳小姐和朋友認為是“貝店提供了統一處理過的圖,這完全是不想負責任的欺詐行為!”
  因為無法得到貝店官方的驗收視頻,也沒有得到道歉,陳小姐選擇了向媒體曝光此事。
  在財經網《貝貝網屢遭負面質疑 “媽媽經濟”話題如何再談下去》一文報道此事之后,貝貝網公關回應此事稱,“懷疑有人大批次購買物品,獲得返利后,再集體退貨獲得利潤。”
  另外,貝貝網方面稱,會與陳小姐進行聯系,并幫忙協調處理此事。
  針對此事,財經網向陳小姐進行求證,對此陳小姐表示自己并無貝貝網公關所陳述的行為。她告訴財經網,五瓶粉水是幫朋友買的,是覺得價格便宜所以多買幾瓶存起來,如果不是別人說是假貨,她也沒心思去退貨。
  此外,她表示,貝貝網指責她為“返利”毫無理由,她指出,“就算是真貨,我不要貨了,你也可以從我本金里面把我提的返利扣了,從哪來的返利套現呢?關鍵我就要個本金都不給我。”
  “一個月才收到貨,收到就拿去退了,三番五次被拒絕”,陳小姐認為,貝店的客服一點用處都沒有,退貨售后踢皮球,并且賣假貨還不承認,自己以后會卸載這個app,再也不會使用。
  值得留意的是,有關于貝貝網公關所稱,將有客服聯系陳小姐進行處理,不過陳小姐告知財經網,截至目前發稿仍未有客服聯系她處理此事。
  財經網留意到,在黑貓投訴平臺上,有關于貝店的投訴并不少,范圍涉及“不給退款”“紀梵希散粉假貨” “貝店古鉆珠寶缺斤少兩,貝店客服偏幫商家”等內容。
  此前,貝店方面曾稱要在2019年將使命升級,一方面制定了更嚴苛的貨品采購和售后服務體系,并推出“三賠計劃”,實現“假就賠、貴就賠、慢就賠”的承諾。盡管貝店方面已經有了進一步的舉措,為自身提出了更高的標準和要求,但就目前情況已經網上各類投訴來看,該計劃的實際效果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貝店模式起爭議 或涉嫌傳銷
  陳小姐告訴財經網,只要購買300多元的商品,就可以在貝店開店,每賣出一筆商品都有傭金,不需要自己囤貨和發貨,但她只是名義上是店主,對于自己店鋪里有什么貨物、實際賣多少價格,以及貨物是哪里提供、哪里發貨的這些流程,她一無所知,只知道是由貝店統一提供服務。
  近些年來,以貝店等為代表的分銷型社交電商平臺,憑借微信的熟人圈快速裂變,但其開店模式卻一直存在爭議,野蠻生長、層級不清,發展過程中出現種種讓人質疑的問題也令人對此模式充滿疑慮,甚至涉嫌到傳銷的爭議和質疑。
  貝店店主小魚告訴財經網,假若自己為店主A,拉了朋友B到貝店開店,A就能得到一百塊的收入,當A拉到20個人的時候,A就變成類似食物鏈頂端,這時A手下的BCDEF每拉一個人,A就會有一百元的收入。
  從小魚提供給財經網的邀請開店規則來看,其要求顯示,“邀請好友成功購買嚴選商品,培訓且輔導新店主通過考試(考試分數》90分,考試時間開店后100天內)后,可獲得100貝幣,逾期未考試的視為放棄獎勵。”
 
\
 
  值得留意的是,財經網下載了貝店APP,發現需要邀請碼才能進行注冊,這意味著,使用了誰的邀請碼,將會成為誰的“下線”。
  一位業內人士向財經網指出,大多數貝店店主并不是靠推廣商品賺取返傭,而是活躍在各個社交媒體平臺推廣自己的貝店邀請碼,以此來賺取所謂的“人頭費”。
  小魚向財經網證實了上述觀點,她表示,單純賣貨的話,也就是一些老粉絲在買,或者去街上地推一下,其他客源自己是從來沒有想過。
  而另一位消費者則告訴財經網,自己身邊有朋友參與了這種開店模式,整天都在微信群、朋友圈等不停地推廣自己的邀請碼以及商品,自己礙于面子購買了幾次東西,但東西并不算實惠,后來自己便不在朋友那購買了,但朋友依然時不時過來叨擾一下,對自己進行“洗腦”,感覺就像進入了傳銷組織一樣。
  她指出,實際上朋友賣東西并賺不了多少錢,更多的是靠拉人頭、發展下線來進行發展,店鋪的好壞取決于下線數量的多少,發展下線越多,能夠從平臺獲得的收益也就更多,“時不時就想讓我開個店,現在我已經屏蔽她消息了,真怕有天受不了就會拉黑她。”
  業內亦有人士認為,貝店就是傳銷。他認為第一因為貝店并沒有價格優勢,比如之前特賣的丑橘用了新人券還得七八塊一斤,而比較其他平臺五六元的丑橘并無優勢;第二他認為平臺是靠拉人頭和入門費盈利。他稱貝店店主在宣傳時表示沒有假貨、買貴必賠、自用省錢,但這三點貝店并沒有做到。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曾指出,消費者在懷疑此類社交電商是否涉嫌傳銷時,可以看其是否需要交納或者變相交納入門費;是否分層級,是否直接或者間接發展下線;是否會根據下線進行獲利,上線是否直接或間接從下線人員的數量或者銷售業績中計提報酬或者“返傭”。
  貝店招募新人返還傭金,招募越多返還越多的規則,也被業內不少人士認為是類似傳銷。這種依靠朋友圈“殺熟”的生意,到底能夠維持多久,業界都持有觀望的態度。
  實際上,類似貝店這種開店模式的社交電商在國內并不止一家,它們深諳大眾心理,精于人性,讓不少人成為忠實的擁護者。
  不過,就其合規性到底如何,業界尚有爭論。此前,國內電商智能導購App“花生日記”因涉嫌傳銷,受到廣州市工商局行政處罰,罰款150萬元,沒收違法所得7306萬元,共計7456萬元,其模式就與貝店類似。
  更早之前,杭州企業“云集微店”和“達人店”等平臺就已經有過涉嫌傳銷被處罰的先例,其模式均與貝店類似,其中云集微店由于非法傳銷被開千萬罰單,公眾號也被永久封號。
  財經網留意到,《禁止傳銷條例》第二條、第七條等都已經明確了傳銷的概念和種類。根據該條例之規定,凡是涉及“團隊計酬”“入門費”“拉人頭”的商業模式都屬于傳銷情形。
  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方超強律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禁止傳銷條例》并未規定層級達到多少級才構成傳銷,所謂的“三級傳銷”其實是《刑法》意義上判斷是否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一個判斷標準。在這個層面上來說,很多社交平臺自以為是的“割裂層級”“變逐級銷售為逐級推廣”的規避措施都是無用功。
  亦有專家認為,隨著未來行業發展越來越成熟與規范,相應的監管也會逐步加強,留給這類打著社交電商名號但實際涉嫌傳銷的項目日子不多,能夠打擦邊球的機會也會越來越少。
 
  屢次泄露信息 因安全問題被大眾關注
  除卻上述爭議,貝店以及貝貝網也曾因信息泄露的問題被大眾所關注。
  今年,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電信服務質量通告,對100家互聯網企業106項互聯網服務進行抽查,發現18家互聯網企業存在未公示用戶個人信息收集使用規則、未告知查詢更正信息的渠道、未提供賬號注銷服務等問題。
  在此次名單中,暴風金融、神舟租車、小紅書、網易考拉、貝貝等企業榜上有名,其中貝貝網所屬公司杭州貝購科技有限公司存在的問題為未經用戶同意收集個人信息。此次榜單,也將貝貝網在信息管理方面的問題曝之于公眾。
  實際上,這并非貝貝第一次因信息管理問題而被點名。早前,有媒體報道稱,2018年10月,消費者李女士在貝貝網上購買了一件小兒底褲,兩個月后接到自稱為貝貝網客服來電,稱該底褲可能含有甲醛,客戶可選擇退貨退款。李女士表示,客服所提到的貝貝網購買信息極為詳細,沒有起疑心的她按照客服提示點擊了釣魚網站,隨后支付寶賬戶被盜。
  另外,投資者網報道顯示,2019年2月,一名女士稱從貝貝網下單買了3桶奶粉后,有“售后”打電話稱奶粉有問題,公司協調支付寶進行退款,因對方能說出詳細購物信息,導致她上當受騙。同時該女士稱,自己所在的群里有近30個寶媽被騙金額達到80萬元。
  2019年3月7日,據藍鯨TMT報道稱,消費者在貝貝網消費后,詳細交易信息便遭到泄露,更有部分用戶接連接到詐騙短信和詐騙電話,有不少消費者遭遇不同程度的財產損失,受騙金額從幾百元到十幾萬元不等,整體損失金額或達上百萬元。
  此外,財經網留意到,貝貝網泄露信息導致用戶上當的新聞時有發生,包括在聚投訴、黑貓等投訴平臺上有關于信息泄露導致財產受損的投訴也屢見不鮮。
  此前,貝貝網曾稱已對平臺數據進行排查,進行新一輪的技術脫敏和加密處理,實時監測各類賬戶風險,提高各環節安全防范能力。貝貝網已通過多種方式搜集受騙信息,向所屬地的公安機關報案,并積極配合公安機關調查取證。
  不過,時隔不到半年,貝貝網所屬公司杭州貝購科技有限公司因未經用戶同意收集個人信息被工業和信息化部通報。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網絡安全法》明確了網絡信息安全的責任主體,確立了“誰收集,誰負責”的基本原則。其中,第四十條明確規定,網絡運營者應當對其收集的用戶信息嚴格保密,并建立健全用戶信息保護制度。
  此外,他指出,電商平臺在獲取用戶個人信息時,有義務保護個人信息;電商平臺與第三方共享、轉讓信息時,要做安全評估,并告知消費者,而一旦發生個人信息泄露的安全事件,電商平臺應及時告知消費者。
今日新聞頭條
我也說兩句
驗證碼:    
已有評論 0 條 查看全部回復
全搜索

站內最新

直銷資訊 直銷研究

最新文章

直銷公司 直銷人才

相關·文章

教育培訓 健康美容

熱點·文章

直銷家園 直銷論壇

推薦·文章

人才首頁 我要加入

直銷·人才

东莞按摩兼职女 雪缘园篮彩即时赔率 云南快乐十分 广东26选5 亿客隆APP 海南飞鱼 超级大乐透 浙江20选5 竞彩比分直播bet365 内蒙古十一选五 球探足球比分直播数据 北京单场即时赔率 体球i网 河北排列7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新浪 p3试机号 原版澳门足球指数